返回主頁 Sun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我找專家
|

蔡榮芳

把壯志寫在祖國遼闊的棉田上——記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獲得者 蔡榮芳

作者:   文章來源:農科英才   發表時間:2013-12-11    點擊量:

  [簡介]  蔡榮芳,男,1931 年出生于福建省南安市,棉花育種專家。1956 年畢業于福建農學院。曾任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安陽市及河南省政協第六、七、八屆委員及常委,河南省僑聯常委等職。現任河南省安陽市僑聯主席,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研究員。

  先后主持國家棉花育種“六五”、“七五”攻關等重點科研項目20 余項,主持或共同主持育成中棉所7、9、12、14、15、17、19、23 和中6331 等9 個各具特色的棉花優良品種,其中推廣面積超過333 萬公頃的品種1 個,超過67 萬公頃的有3 個,超過33 萬公頃的有5 個,中棉所12 和中棉所17 全國年度最大種植面積分別達到198 萬公頃和233 萬公頃,均占全國當年種植面積的30%以上,中棉所9、12、17 先后作為國家棉花區試對照品種。開創了培育適合麥棉套種、確保糧棉同步高產的棉花新品種的先河。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1 項,國家科技進步一、二等獎各1 項,省部級成果獎6項,發表科技論文30 余篇,出版專著2 部,培養研究生2 名。
 

  人生的價值不是以金錢多少來衡量,而是以對祖國、對人類的貢獻來體現。大江南北、內地邊疆的廣大棉區,都曾留下他的身影和足跡,中棉7 號、9 號……23 號等系列良種,都滲透了他的汗水和智慧。這一切令人敬羨的成就,放射出他人生價值的光芒。

  50多年前,他放棄國外優厚的生活條件;50多年來,他一心獻身于祖國的棉花科技事業,參與培育出我國自己的棉花品種,致力于棉花的豐產、優質、抗病和高效,促進了糧棉雙豐收。他無悔于少時改變我國農業落后面貌和為千百萬貧苦農民服務的堅定志向,也為我國的棉花科研事業書寫了一個光輝的名字——蔡榮芳。
 

  立志獻身棉花科研大事業


  蔡榮芳出身于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排行老大。為了養家糊口,父親不得不遠離妻兒,漂泊海外,家里繁重的農活自然落在了這個年幼的男孩身上,每天放學后,耕田、插秧、施肥、澆水,起早貪黑,雙手磨出了厚繭,雙肩磨出了血泡。他飽嘗了農民的貧窮和艱辛,從小就樹立了堅定的志向:我要改變農業的落后面貌,為千百萬貧苦農民服務。1952 年高中畢業那年,他成績優秀,許多老師和同學勸他報考北京上海的名牌大學,但他的3 個志愿全部選定農業大學,并以高分被福建農學院錄取,1956 年畢業分配到祖國首都北京,進入當時的華北農科所棉作室工作。翌年,在華北農科所基礎上組建了中國農業科學院,他在新成立的棉花研究所,師從我國著名棉花專家馮澤芳院士和資深育種家彭壽邦先生。1958 年該所由北京遷址到河南安陽。
 

  從繁華的首都遷到偏僻的農村,吃菜靠自己種,出差靠雙腿步行,看病要跑幾十里路,工作、生活條件可謂天壤之別,當時許多人勸他留在北京,他硬是憑著對工作、事業的堅定信念,毅然決然到安陽,過起了“農村人”的生活。
 

  正當蔡榮芳向棉花科研高峰奮力攀登時,“文革”十年浩劫打碎了他的夢想,他被當成里通外國的“特務”受到歧視。1968 年,他到安陽縣南崔莊蹲點5 年,其間,他砥礪意志,刻苦鉆研,終因積勞成疾,大病一場,卻完成了兩件事:一是和南崔莊人民一起治理低洼鹽堿,建立中棉所3 號良繁基地,推廣優良品種,改旱田種稻,實現了糧棉雙豐收,使該村成為河南省和全國的一面紅旗;二是理論積累,利用業余時間在煤油燈下和樹蔭下搜集閱讀了大量科技資料,特別是菲律賓國際水稻研究所和埃及吉扎棉系列品種的育種方法引起了他的重視與思考,借鑒于此而又有重要發展,成為日后他育種技術體系的圭臬。

  1974 年,他父親回國接他到菲律賓繼承家產,他告訴老人,他的事業在祖國,他的心在棉花科研上。他說:“人生的價值不能以金錢多少來衡量,人生的價值關鍵要看對祖國、對人類的貢獻,為了祖國棉花科研事業的發展,吃再大苦,我心里坦然。”后來,他的弟弟妹妹又多次勸他出國,都被他婉言謝絕。在中棉所的試驗田里,在棉農的田間地頭,整整干了40 多個春秋。

  20世紀80 年代初,他主持全國棉花生態育種協作組工作,深入實際,足跡踏遍長江中下游、黃淮海平原和南疆等地,對各地棉花生產情況有了全面了解,這為他樹立正確的育種目標,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國古代傳說中有種鳥叫精衛,“常銜西山之木石,以淹于東海”,日夜不輟。蔡榮芳,就是這樣一位矢志不移的精衛鳥,把畢生的精力都用來銜棉花科研之木石上。
 

  占領高產優質抗病育種制高點


  1957 年,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誕生了,它雖然薈萃了新中國棉花科技精英,但作為泱泱大國,棉花當家品種卻是泊自美國的岱字棉、斯字棉系列品種,對此,年輕的蔡榮芳不服氣,中國應該有自己的棉花品種。20 世紀60 年代初,經過不懈的努力,他和同事們先后培育出中棉所2 號和中棉所3 號,這些品種所表現出來的某些優異特性,完全可以與美國的岱字棉原種所媲美,甚至有所超越。蔡榮芳深受鼓舞。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送來了科學的春天,蔡榮芳欣喜若狂,他和他的同事們采用系統育種方法培育出優良品種中棉所7 號,這是中棉所第一個通過審定的品種。這一品種的誕生,不僅擺脫了當時我國棉花品種單產不高、纖維品質較差、難以達到工業紡織指標的窘境,更為育種目標與方向的確立和后來大批優良品種的選育奠定了基礎。中棉所7 號一經育成,很快就在黃淮海棉區普及推廣,并于1978 年在河南省政府主持召開的科學大會上,被授予科學大會獎。
 

  我國棉花生產常受到枯、黃萎病的危害,到20 世紀80 年代初期,我國棉花兩病發病面積猛增到253 萬公頃,占全國棉田面積的1/4 左右,每年皮棉損失近億公斤,嚴重制約了我國棉花生產的發展。當時我國棉花抗病育種方面十分薄弱。為此,蔡榮芳總結了埃及棉花育種家解決豐產、優質、抗病三者之間的負相關遺傳關系的經驗,根據我國棉花育種實際,制定了全新的育種目標和策略:采用陸地棉與海島棉進行遠緣雜交,創造纖維品質、抗黃萎病性和抗逆性優良的中間材料;因其優良性狀遺傳穩定性和豐產性較差,再選取豐產性突出的陸地棉品種和品系與其雜交并連續回交,以期將海島棉的優良性狀轉育到陸地棉品種上,育成綜合性狀優異的新品種。根據上述策略,他成功地育成了突破性的棉花新品種——中棉所9 號。中棉所9 號的突出優點是把高產和抗黃萎病有機結合,是我國首次選育的抗黃萎病高產品種,曾作為我國抗黃萎病區域試驗的對照品種,豐產性居全國抗病區試首位,由此,1984 年蔡榮芳獲得農牧漁業部技術改進二等獎(為第一完成人)。又根據育種目標,提出以烏干達4 號做母本,邢臺6871 為父本選配雜交組合,經過多年選育,育成豐產、優質、兼抗枯萎和黃萎病的棉花新品種中棉所12,于1990 年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蔡榮芳為第二完成人)。中棉所12 先后通過國家和三大棉區8 個省的審定,推廣區域從東海之濱到天山腳下,從燕趙大地到湘江兩岸,種植中棉所12 的棉農無不歡欣鼓舞,從心里發出了“這個品種真的神了”的由衷贊嘆。據農業部統計,1986—1997 年,中棉所12 累計推廣面積達1 067 萬公頃,產皮棉96 萬噸,新增產值71 億元,僅1988—1997 年在河南省種植總面積就高達367 萬公頃,每年占河南省總棉田面積的40%~50%,超過我國當時“王牌”品種魯棉1 號的累計推廣面積(660 萬公頃)。中棉所12 的選育改寫了我國棉花品種高產不抗病、高產不優質的歷史,使我國棉花育種整體水平躋身國際先進行列。
 

  攻克早熟高產實現糧棉雙豐收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生產的發展需要科學技術的支撐,農業科技創新加速了生產水平的不斷提高。進入20 世紀80 年代中期,我國糧棉爭地矛盾逐漸突出,有限耕地首先要保證糧食安全,如果壓縮棉花面積,就會影響紡織工業和出口創匯,從而制約國民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能否培育一種棉花新品種,在小麥行間套種,實現糧棉雙豐收?對此,年近花甲的蔡榮芳日夜思考。他查閱了國內外大量技術資料,決定通過利用我國特早熟棉區生育期短的品種做親本,采用復合雜交技術,縮短黃河流域棉花品種的生育期。早熟不高產,高產不早熟,自古如此。蔡榮芳認為這種意見有一定道理,但他堅持只要方法科學,目標明確,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他帶領全組科技人員廣泛搜集早熟材料,配置雜交組合,采用邊試驗、邊提高的策略,經過不懈努力,終于育成了適合麥棉套種、高產、優質、抗病的棉花新品種——中棉所17 和中棉所19。
 



蔡榮芳在進行田間調查
 

  中棉所17 是我國第一個既適宜一熟春直播,又適宜麥棉春套兩熟種植的中早熟新品種,其主要創新是把豐產、優質、抗病和早熟性融為一體,纖維品質的優異特性表現更為突出,纖維長度、單纖維強度和細度實現完美結合,1987 年福建三明棉紡廠試紡80 支紗(高支紗),精梳純棉府綢質量達上等一級部優水平,還可部分代替海島長絨棉作特殊用棉的原料,其纖維品質超過了美國的棉花品種,結束了我國自育品種纖維品質長期不如美棉的歷史,達到國際優質棉水平。中棉所17 的豐產性居黃河流域麥棉春套區試各參試品種首位,抗病性和抗逆性兼備,不僅抗棉花枯萎病和耐黃萎病,而且苗期還抗角斑病,后期抗紅葉莖枯病。中棉所17 累計推廣面積273 萬公頃,新增經濟效益27.76 億元,連續多年成為黃淮海棉區麥棉套種的對照和當家品種。1996 年中棉所17 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蔡榮芳為第一完成人)。


  中棉所19 也是一個既可一熟春播亦可麥棉春套兩熟種植的新品種,它的主要優異特性是多抗性,既抗枯萎病和黃萎病,又抗苗期根腐病和苗蚜,還抗棉紅鈴蟲和棉鈴蟲,兼抗6 種病蟲害,為國內外罕見。中棉所19 的綜合性狀優良,纖維品質達到“八五”育種攻關優質棉標準,可紡高支紗;皮棉產量比對照中棉所17 增產10%,比中棉所12 增產12.9%~15.4%,豐產性居陜西省抗病品種區試和長江流域抗病品種區試所有參試品種的首位,1994 年引入南疆試種,在農一師3 團,皮棉畝產量高達231.2公斤,創造了我國棉花單產的最高紀錄,朱镕基總理曾親臨視察并給予高度評價。中棉所19 的適應性廣,既適宜黃淮流域一熟或兩熟種植,又能在長江中下游棉區油棉間作,也適應南疆棉區種植,中棉所19 累計推廣種植面積221 萬公頃,新增經濟效益17.87 億元, 1998 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蔡榮芳為第一完成人)。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如今,年過古稀的蔡榮芳早已退休,每天他除了鍛煉身體外,對棉花育種事業仍然情有獨鐘,在試驗田仍可看到他指導年輕人的矯健身影,子孫們勸他少操些心,不要弄壞身體,他風趣地說:“我的心在棉花上,不看棉花我睡不著覺。”這就是一個終生獻身科學事業的老育種家的情懷。

 

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供稿

贵州11选5数据研究